独孤及
独孤及(725~777)。唐朝散文家。字至之。河南洛阳人。幼年丧父﹐得母长孙氏教导,7岁诵《孝经》,后遍读五经,重大义而不为章句之学,有“立身行道,扬名于后世”的志向。年20馀,游汴州(今河南开封)、宋州(今河南商丘)间﹐与贾至﹑高适辈交往。天宝十三载(754),举洞晓玄经科,授华阴尉。房管许为非常之才,李华﹑苏源明许为词宗。安史之乱起,避难江南。唐代宗时,召为左拾遗,历任礼部﹑吏部员外郎,出为濠、舒两州刺史,有善政。逝世于常州刺史任上。谥号“宪”。   独孤及古文,与萧颖士齐名,为古文运动先驱作家。他以儒家经典为学习方向,宽畅博厚,长于议论,用意在立法诫世,褒贤贬恶,不徒以词采取胜。所作如《仙掌铭》《古函谷关铭》《琅琊溪述》《风后八阵图记》等﹐有古风格。韩愈为古文,以其为法,并曾从其徒游。两家同尚儒学,但韩愈辟佛老,而独孤及学道家,是其不同处。

人物成就

 

独孤及古文,与萧颖士齐名,为古文运动先驱作家。他以儒家经典为学习方向,宽畅博厚,长于议


论,用意在立法诫世,褒贤贬恶,不徒以词采取胜。所作如《仙掌铭》《古函谷关铭》《琅琊溪述》《风后八阵图记》等﹐有古风格。韩愈为古文,以其为法,并曾从其徒游。两家同尚儒学,但韩愈辟佛老


,而独孤及学道家,是其不同处。

 

独孤及的诗文

 

仙掌铭

 

阴阳开阖,元气变化,泄为百川,凝为崇山,山川之作,与天地并,疑有真宰而未知尸其功者。有


若巨灵赑屃,攘臂其间,左排首阳,右拓太华,绝地轴使中裂,坼山脊为两道,然后导河而东,俾无有


害,留此巨迹于峰之巅。后代揭厉于玄踪者,聆其风而骇之,或谓诙诡不经,存而不议。

 

及以为学者拘其一域,则惑于余方。曾不知创宇宙,作万象,月而日之,星而辰之,使轮转环绕,


箭驰风疾,可骇于俗有甚于此者。徒观其阴骘无眹,未尝骇焉。而巨灵特以有迹骇世,世果惑矣。天地


有官,阴阳有藏,锻炼六气,作为万形。形有不遂其性,气有不达于物,则造物者取元精之和,合而散


之,财而成之,如埏埴炉锤之为瓶为缶,为钩为棘,规者矩者,大者细者,然则黄河、华岳之在六合,


犹陶冶之有瓶缶钩棘也。巨灵之作于自然,盖万化之一工也。天机冥动而圣功启,元精密感而外物应。


故有无迹之迹,介于石焉。可以见神行无方,妙用不测。彼管窥者乃循迹而求之,揣其所至于巨细之境


,则道斯远矣。

 

夫以手执大象,力持化权,指挥太极,蹴蹋颢气,立乎无间,行乎无穷,则捩长河如措杯,擘太华


若破块,不足骇也。世人方以凿龙门以导西河为神奇,可不为大哀乎?峨峨灵掌,仙指如画,隐辚磅


礴,上挥太清。远而视之,如欲扪青天以掬皓露,攀扶桑而捧白日,不去不来,若飞若动,非至神曷以


至此?

 

唐兴百三十有八载,余尉于华阴,华人以为纪嶖嵫,勒之罘,颂峄山,铭燕然,旧典也。玄圣巨迹


,岂帝者巡省伐国之不若欤?其古之阙文以俟知言欤?仰之叹之,斐然琢石为志。其词曰:

 

天作高山,设险西方。至精未分,川壅而伤。帝命巨灵,经启地脉。乃眷斯顾,高掌远跖。砉如剖


竹,騞若裂帛。川开山破,天动地坼。黄河太华,自此而辟。神返虚极,迹挂石壁。迹岂我名?神非我


灵。变化翕忽,希夷杳冥。道本不生,化亦无形。天何言哉!山川以宁。断鳌补天。世未睹焉。夸父


公,莫知其踪。屹彼灵掌,悬诸巃嵸。介二大都,亭亭高耸。霞赩烟喷,云抱花捧。百神依凭,万峰朝


拱。长于上古,以阅群动。下视众山,蜉蝣蠛蠓。彼邦人士,永揖遗烈。瞻之在前,如揭日月。三川有


竭,此掌不灭。

 

观海

 

北登渤澥岛,回首秦东门。谁尸造物功,凿此天池源。

澒洞吞百谷,周流无四垠。廓然混茫际,望见天地根。

白日自中吐,扶桑如可扪。超遥蓬莱峰,想像金台存。

秦帝昔经此,登临冀飞翻。扬旌百神会,望日群山奔。

徐福竟何成,羡门徒空言。唯见石桥足,千年潮水痕。

 

酬梁二十宋中所赠兼留别梁少府

 

少读黄帝书,肯不笑机事。意犹负深衷,未免名迹累。

厌贫学干禄,欲徇宾王利。甘为风波人,岂复江海意。

担簦平台下,是日饮羁思。逢君道寸心,暂喜一交臂。

绪言未及竟,离念已复至。甯陵望南丘,云雨成两地。

途殊迹方间,河广流且驶。暮帆望不及,览赠心欲醉。

爱君如金锡,昆弟皆茂异。奕赫连丝衣,荣养能锡